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43 敘舊還是和談?推薦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反港同盟派来传话的鲁参军其貌不扬,却是一个颇有胆气之人。他上了胜利号后,面对脸色不善的三大鬼王也丝毫没有慌张,而是一直面带微笑,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一见到我和七郎,他便先恭敬地分别行了一礼,称道:“鲁某见过翟港主!见过鬼帅!”
我问他:“鲁参军是从哪座城来的?”
“回翟港主,鲁某来自水晶城。”
“哦?水晶城这次是由谁带兵前来,领兵多少?”
“水晶城此次出兵五千,由唐将军统领。”
“唐将军?可我此前并不认识什么水晶城的唐将军,他差你来是要给我带什么话?”
鲁参军笑了笑,却道:“差鲁某来的并不是唐将军,而是左丘城的殷副城主,他正是此次盟军的主帅!”
“殷发?”我小小吃了一惊,但很快就释然了。
左丘城作为反港同盟的盟首,派一名副城主来亲自带队并担任主帅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不过,殷发会想要给我带什么话呢?
我心里疑惑,但面上却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笑道:“呵呵,这倒还是一位熟人呢!”
鲁参军道:“殷帅让我给翟港主带话,说趁两军还未开战,希望两军的主帅先在阵前见上一面,不知港主是否答应?”
“见面?”
我还未表态呢,一旁的七郎便冷笑道:“仗还没开始打呢,你们就想要和谈了?输赢未分,不见高下,这会儿有什么好谈的?”
鲁参军不慌不忙,回道:“殷帅说了,只是希望旧人相见先叙叙旧,不谈战事,更非和谈。”
他这么一说,我却更疑惑了。殷发之前与我并没有太多的交际,当年在左丘城时他是副城主,我却只是滕家下面一个小小的伙计,哪来的什么交情可叙?
柳寒估计也是有着和我一样的想法,而且她对殷发的印象更差。要知道当年在左丘城护城卫队当小队长时,柳寒可没少受过殷发的气,于是她便插口道:“不要去!殷发这个人阴险着呢,小心有诈!”
“呃……”七郎和柳寒都表示反对,我自己也有些犹豫,竟一时拿不定主意。
鲁参军见状,连忙解释道:“殷帅交待,见面的地点和时间都可以由翟港主来定,均不带随从和兵器!”
“港主,若是你不方便去,可以派属下去。”这时后面一个声音传来。我转头去看,原来是邬芳。她道:“便去见一见也无妨,至少先弄清楚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邬芳又走到前头对鲁参军道:“要说旧人,我和殷副城主在左丘城共事的时间更长,不如就由我去陪他叙叙旧吧!”
鲁参军断然摇头,回道:“殷帅说了,只想邀请翟港主前去见面。而且主帅对主帅,方显诚意。”
“哼!他这么说,我更觉得他心里有鬼了!”柳寒冷哼道。
三大鬼王也大声吵吵起来:“就是!要谈就让他来这儿谈!”
“嘿嘿!谅他也没那个胆!”
“听说殷发养尊处优,细皮嫩肉的,应该会比这个姓鲁的家伙看起来好吃一些吧?”
鲁参军听到这里,也不由得皱起眉头来。他的表情并不像是害怕,倒像是一种鄙夷,但还是忍住了没有还嘴。
我制止了鬼王们的嚷叫,斥道:“别吵了,也不怕让人笑话?我和殷发虽然互为敌军主帅,但也应尊重对手,礼尚往来,不然岂不是让他小瞧了我们!”
我又对鲁参军道:“行吧,你回去告诉殷发,就说我同意见面。”
鲁参军颇感意外,忙追问道:“那还请翟港主示下与殷帅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好回去传话。”
我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殷副城主最喜欢喝红酒。这样好了,我今晚子时就在后六洞的洞口外亲自做两个菜,请殷副城主带上好酒过来,我们两个单独好好聊一聊!”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起點-543 敘舊還是和談?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鲁参军十分高兴,忙不迭地答应了。
鲁参军下了船,急急返回十八洞里复命去了。柳寒依然感到不解,问我为什么非要一意孤行地答应与殷发见面,万一中了对方的计怎么办?
我安慰她道:“不用担心,我现在的修为比殷发高,要真动起手来,他未必讨得了好。况且,后六洞的洞口离我方战船更近,谅他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七郎也来问我:“安全问题我倒不是很担心,只是你真的愿意一仗都不打就跟他和谈?”
我道:“就算是和谈,也要先问问他能给出的条件是什么?我总觉得左丘城在这次出兵中态度不够坚决,似乎并不是很想打这场仗。如果靠谈判就能劝退左丘城,剩下的数城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这可比我们硬着头皮强攻来得划算多了!”
七郎听了我的解释,这才点点头道:“也行,就看殷发会不会提什么过分的条件了。”
当夜,我让人在后六洞洞口的河道边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摆上桌椅,垒砌简易灶台。我自己则带上盾镬和如意铲,亲自下厨,现做现吃。这其实也是我的一点小心思,说是双方都不带兵器,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的盾镬和如意铲必要时也可以临时充当防身武器。
我知道殷发喜欢吃西餐,喝洋酒,便特意用新鲜的矮脚牛肉烤制了两份牛排,此外又炸了几条刚从水里钓上来的新鲜河鱼,再摆上几样水果配色,这顿不算讲究也不算掉分的“沙场下酒菜”便做好了。
子时一到,殷发果然如约而来,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他从所乘的快艇一上岸,就伸长鼻子嗅了一嗅,笑赞道:“这牛排烤的可真香,久闻翟港主的厨艺高超,今日能亲口尝一尝,也算是莫大的荣幸了!”
我拱手回应:“过奖过奖!随手置办的两样小菜,普普通通,还望殷副城主不要嫌弃才是。”
殷发摆摆手:“嗨,翟港主客气了!我这次出征来的也比较匆忙,只随身带了一瓶二十年的干红,也算应应景吧!”
寒暄两句过后,我便请殷发就座,两人隔着一张小桌子面对而坐。殷发开了酒,倒了两杯,也很热情地请我品尝。好酒配好菜,两个人一来一往都十分客套,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们俩是多年的故交好友呢!
其实,殷发此前唯一一次正眼看过我,估计还是当年因为田老炉的死,滕伯礼把状告到了殷发那里时,我才“有幸”作为证人去到他的办公室作证。后面虽然我也曾跟随殷发一起在泽门外抵抗过泽潮,但那时他是统帅,我只是个炮灰,根本没机会引起他的注意。
不管怎么说,吃了几口,喝过几杯,又闲聊了几句,我们之间的谈话才终于开始进入正题了。
我道:“殷副城主这次请我来见面,恐怕不是真的只想叙旧喝酒吧?”
殷发笑了笑,坦然承认道:“翟港主果然是爽快人,我也就不必绕弯子了。翟港主虽然以前曾在左丘城多年,但你我旧情有限,实在没必要假装熟络。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不想让水晶城等产生疑心。”
“哦?这么说,殷副城主此来的目的还是想私下和谈咯?”
“和谈也罢,商议也罢,只要你我能达成一致,说什么名目都无所谓!”
既然双方都开诚布公了,我也就直接问殷发:“你们这所谓的‘反港同盟’一共有六座阴城外加一个十八洞,殷副城主连来见我都还得掩人耳目,如何能保证其他阴城赞同你和我商定的和议?”
殷发面对我的质疑,依然面色如常,答道:“这个翟港主不必担心。左丘城作为盟首,此次出兵一万,占了总兵力的三分之一。我若是决定撤军,其他诸城就算不满也不敢拦我,而后由于兵力不足更是无力抵御你军进攻,必定一哄而散。况且,我也不是没有准备就来谈的,事先早就跟其他诸城有过共识。若是能谈成,其他后续问题都无需翟港主操心。”
我见他说的肯定,便也满意地点点头,道:“既是这样,殷副城主不妨先说一说你方的条件如何?”
“条件其实也很简单。翟港主只要肯把邬芳交与我带回左丘城,并将巨瀑城归还韦城主,反港同盟就会立即解散,各自撤兵。从此冥港也可以安心发展,大家互不干涉。至于军费、赔款、商贸、外交等等条件,我们还可以再做些许让步。”
“邬芳?韦城主?”
这时,我才突然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反港同盟是逃跑的韦城主不甘失败,到处串联、求援搞出来的!
他统治经营巨瀑城这么多年,逃跑前又卷走了巨量财富,足够用来贿赂和收买地府的官员。再加上阎罗王对于冥港和鬼军的恨之入骨,这事儿操作起来并不难。
起初情报显示是地府牵线组建了这个反港同盟,但现在看来,估计地府也只是顺势而为,借刀杀人。而左丘城肯定也是因为抹不开面子,想撇清与冥港之间的关系,所以才加入了索要邬芳的条件。
哼哼!如此一想,邬芳一旦交给他们,回去之后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